• 有一种原则,叫不嫁窝囊的有钱人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8-06 03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嫁给有钱人,而且是“白马王子”之类??这不管是在现代中国或是一个多世纪前的美国,都是很多成年女性的目标抑或切实的幻想。

带着这种卑微的愿望和理想,许多女孩走出乡下,来到大都市安营扎寨,一边工作,一边憧憬有朝一日嫁给名副其实的有钱人,过上优渥的贵族生活。

南希就是其中之一 ,她和卢都是漂亮活泼的乡下女孩,她们来到大城市不久,就抱着不同的目的各自找到了工作。卢在手工洗衣店里当熨衣工,薪水计件。南希在一家百货店里当起了“店女郎”, 被一堆漂亮的东西和时髦的人们包围。

她们有着不同的人生目标。这时候的卢是知足常乐型的,没有像南希那样嫁给富豪的野心。但是由于做熨衣工,每天都会接触到各种形形色色漂亮的衣服,她每周的收入有一大半都买了衣服。

而南希每月只有八块钱的工资,住着过道的卧室, 每天只能靠啃她的干面包度日。

从心理和动机上来说,卢活得比南希更充实也更简单,且她还有一个忠诚的男友??阿丹。但从行为和打扮上来看,南希比卢更朴素。

南希没有男朋友,所有被其吸引来的男人都被她一一拒绝,这其中包括在很多女孩看来条件相当不错的金龟婿。终于,在一个年轻贵族??老冯 斯基特勒斯的侄子受挫离开后,南希的挑剔引来了同事的谴责。而南希给出的答案也很简单:“我不想嫁给一个跟存钱罐一样叮铃啷当,其他方面却一事无成的男人。”况且,这个男人还喜欢撒谎。

南希对于原则的坚持让她失去了一个又一个嫁给有钱人的机会。

如果不出意外,南希会继续等下去,直到一个真正的“金龟婿”来向她求婚。

但是,世事就是这样奇妙。忽然有一天,卢不见了,据阿丹的打听,她是坐上某个富家子的汽车去欧洲了。

结果可想而知,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傍富豪的南希没有如愿以偿,反倒是让原本没有野心的卢“捷足先登”。

这就是欧?亨利的著名短篇小说《擦亮的灯》的故事梗概。

但我想,这不仅仅是一个讨论女性如何选择婚姻的故事,这更是一个关于“反省”和“得失”的问题。

从《擦亮的灯》的结局来看,卢傍上富豪,过得并不开心,而南希却能够心满意足,并为之自豪地说:“我钓到金龟了??而且还是世界上最大的那只……”

这一点很是耐人寻味。你可以说这是“欧?亨利式的反转”,但结局更大的意义在于它实现了双重讽刺现实的效果。

第一重讽刺是对于命运无常的嘲讽。

欧?亨利了不起的地方在于,他的结局虽然出人意料,但并非无缘无故,而是有迹可循。卢在傍上富豪之前的衣着打扮越来越招摇和不讲究款式,加上在某个时刻她开始嫌弃身边的男友阿丹,这都是小说在交代卢之所以出走欧洲所做的契因。然而,为什么卢会产生这样的变化???小说也给出了答案,那就是卢对于华丽衣服的需求??有许多昂贵华丽的料子都经过她的熨斗碾压;搞不好她之所以对衣服裙子越来越喜爱,就是这块金属传导到她心里的吧。

说到南希,她最终的选择也正对应她一开始就坚持的原则??嫁给一个行得正站得直的男人。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考察与研究之后,这个原则最终战胜了美元符号在她心中的地位??有时候,她脑中的美元标志会模糊下去,幻化成别的一些字眼,像“真诚”、“尊重”,甚至时不时只剩下“善良”。

这种人物心理的辩证发展也是欧?亨利对于“命运无常”的诠释与发挥,也是他忠于客观主义的结果。 他没有程式化人物的个性,而是将南希和卢放在不同的成长环境中,再结合两人不同的性格,从而得出出人意料却又合情合理的结局。细细想来,现实中不也正是如此?人的心灵容易受到某种环境的影响,也会因为某件事情而触动改变。

人物心理的变化正对应命运的反复无常。但欧?亨利真正想表达的也许是另一个令人感到心酸的事实??即在逐名逐利的社会中,没有真正的赢家。

你在悍然选择一样东西的时候,也必将失去另外一样东西。

这是小说的第二重讽刺。

但是,欧?亨利毕竟是极其宽容的,他没有直接表明自己的立场,而是通过一个新手警察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??

他看见一位女士,穿着昂贵的皮草大衣,两只手都戴着亮瞎眼的钻戒,背靠公园的铁栏杆蹲在地上泣不成声;她旁边是个身形纤瘦、穿着朴素的打工妹,正弯下腰来安慰着她。可我们这位硬汉警察小哥,新秩序的维护者,却装作没有注意到似的从她俩身边径直走过,因为他非常聪明,知道光凭他所代表的法律力量,对于这类情况是一点忙都帮不上的。他只是用警棍在人行道上敲出了声,当当当的声音朝着天空中最远的星星飘去。

“当当当”的声音飘散在夜空,犹如无声的控诉,在嗟叹这可怜的人……